鸭脖体育-当拜占庭陷入覆灭危机时威尼斯和热那亚为什么不出手援助?

当时威尼斯和热那亚都是地中海地区的大国,国力很雄厚,如果他们插手的话,穆罕默德肯定不会攻下拜占庭了,东罗马帝国也就不会覆灭了。而且他们也承诺会出兵帮助拜占庭作战,但却食言…

当时威尼斯和热那亚都是地中海地区的大国,国力很雄厚,如果他们插手的话,穆罕默德肯定不会攻下拜占庭了,东罗马帝国也就不会覆灭了。而且他们也承诺会出兵帮助拜占庭作战,但却食言了。我想问有什么原因呢?

一楼说的太多了,让我都不想看了。大概浏览一下,多数说的是威尼斯和热那亚的恩怨,不搭调啊,而且一看就是COPY的,和问题没有太多关系。而且在战前他们已经做了增兵的承诺,3艘热那亚的战船也进入了金角湾,难道热那亚就为了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就把自己人放着不管?展开我来答

推荐于2017-11-24这源于基督教内部西方公教(天主教)和东方正教(东正教)的纷争。当时,公教和正教的主教聚集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决定抛弃多年的隔阂,重新融合在一起,然后以教会的名义对拜占庭进行援助。仪式非常顺利,但是却因为两个修士的争吵而毁于一旦。两教重新陷入了无休止的争论和彼此的批判。愚昧的教会相对于拜占庭的生死存亡,貌似更看重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事。这也使得教会对拜占庭的援助成了空头支票。威尼斯和热那亚都在西方教会的控制之下,在教皇的授意下也就减少甚至取消了对拜占庭的援助。拜占庭曾经派出一支由12个人组成的小队伍乘船逃出奥斯曼舰队的封锁,去寻找威尼斯的舰队,但是没有找到,他们明白自己被抛弃了。威尼斯和教皇早已把当初的诺言跑到了九霄云外,对于欧洲人来说,争权夺利的教会政治或许才是他们生活的重点,所谓的信誉和誓言根本不值一提。而正是这看似滑稽无比的教会之争,最重将拜占庭推上了绞架。有点小悲剧。。。

拜占庭占据着东西方商路咽喉,而穆罕默德要占据拜占庭的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为了控制这个商路,就算拜占庭灭了,对于威尼斯和热那亚有百害而无一利。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显示伊斯兰教比基督教更具威力。而威尼斯和热那亚尽管对于拜占庭很感冒,但是他们毕竟同属于基督教国家,而作为基督教圣地的拜占庭一旦被外族人攻占,整个基督教国家所得到的将会是伊斯兰教世界的唾弃。三楼想的太简单了,拜占庭被奥斯曼帝国所灭,不可能包含着威尼斯和热那亚的商业投机,因为威尼斯人和热那亚人在作为商人的同时,更是基督教人。在宗教上被击败而蒙耻,要比商业上受人压制更令人不快,因为这涉及信仰问题了。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12世纪是拜占庭帝国的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在经历了马其顿王朝的短暂的繁荣兴盛的局面之后,从科穆宁王朝(1081-1185年)起,拜占庭帝国开始逐渐走向衰落。与此同时,威尼斯和热那亚等意大利商业共和国兴起,先后介入拜占庭在东地中海的贸易区域,三方为了争夺东地中海的贸易特权,引发了一系列的利益纷争,甚至导致兵戎相见。本文试图通过分析三者之间的贸易纷争及结局来探究拜占庭的衰亡。

威尼斯和热那亚之间巨大的商业竞争的目的,都是想获得黑海和爱琴海的贸易控制权,双方在1261年拜占庭复国之后,以拜占庭为背景在东方水域进行了决战。把这一历史与后期拜占庭的历史相联系,就会简单多了。因这里只需注意到热那亚在意大利的事务联系。热那亚的内部争斗是它失败的根源。初期热那亚政府是控制在某些豪绅显贵的手中,他们的权力并不依赖于土地的占有,而是依赖于对他们十分有利的海运贸易。这一贵族寡头统治政府的两个最著名的代表是格里马尔迪和菲耶斯基家族。热那亚的广大人民则期待着这两家的竞争对手多里亚和斯皮诺拉家族的领导。当这些派系斗争最激烈的时候,每一派都按照意大利的惯例去求助于外部的干预。于是热那亚轮番把自己置于蒙费拉侯爵、米兰的维斯孔蒂公爵,最后在1396年又置于法国国王的控制下,使法王在这里建立了持久的法国统治领地。只是在与威尼斯的战争中,热那亚各派之间的新仇旧恨才暂时被忘却了。由于在热那亚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党派能支配另一个派别,因而与威尼斯的战争一旦平息,内部的争吵就马上恢复。从1350年到1355年与威尼斯的战争连绵不断。一直拖到1381萨瓦公爵从中调停,双方才缔结了都灵和约。从此以后,热那亚在意大利和海上都丧失了绝对优势,1396年法国占领了热那亚,使热那亚成为名副其实的法国属地。文艺复兴期间没有一个意大利城市共和国象热那亚那样唯利是图,对于她的衰落,不值得惋惜。热那亚同她的最大竞争对手,例如佛罗伦萨、威尼斯、米兰都不一样,她对较高的文化从来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兴趣,文学和艺术对她也是毫不相干的。她唯一的兴趣是贸易,唯一的才能也只是经商。

威尼斯曾被描述为“历史上著名的、具有经营能力和有效行动的最有说服力的典型”。威尼斯商业重要意义的最大奥妙,及其成为东西方商品交流的市场的原因,就在于她优越的地理位置。在地图上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到威尼斯是通往中欧的最近海港;德国商人在那里可最先到达海口,地中海东部的各国商人把货物运到这里也比运到其他市场都近。

威尼斯是历史上最早的商业殖民帝国 它位于亚得里亚群岛之巅,就象都铎王朝时期以来的大不列颠群岛一样。在十字军东侵时,威尼斯远离大陆而保持了独立。她把触角伸向东地中海、爱琴海和黑海,并且在巴尔干半岛、小亚细亚、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埃及都建立了商站。1261年君士坦丁堡拉丁帝国的覆灭,1291年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大部分地区的丧失,对威尼斯十分不利,但是面对这些不幸,这一共和国加强了其统治,丝毫没有受到这些灾难的影响。

威尼斯从其历史一开始就是一个商人国家。在她的社会结构中始终不存在一个封建的阶级。威尼斯旧的政体形式就象一个由总督、选举人团、元老院及大议会组成的金字塔。总督是政府的最高行政长官,到了 11~12 世纪时,就成为一个纯粹的君主,但却是一个立宪政体的君主,因为他的权力受到选举人团的监督。选举人团是一种没有司法和立法作用的内阁或执行委员会,但它有权向元老院提出法规。这一团体是由几名公爵的顾问和其他 20名各大行政部门的官员所组成。元老院(Pregradi——特邀者)可称为上议院;这显然是一个立法机关。它由246名成员组成,决定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制定条约、布置税收、管理财政并批准一切法令。大议会或叫下议院是由世袭的贵族组成。由它选举总督、选举人团和元老院。从 1172年起最富有的商业贵族已经有目的地在下议院或大议会中加强自己的政治势力,他们的目的在于削弱总督的势力,使之成为傀儡,同时压制人民。13世纪,下议院的委员们都分别地从属于新旧贵族家庭,又增加了许多富有的人们(1275 年占1/3)。从1275 年到 1321 年通过了一系列的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在1297年通过的所谓“关闭法”或“大议会终结”。这些措施的意义就在于稳定了形势。这一法律正式确立了一个世袭的商业贵族阶层,威尼斯政府开始转变成贵族寡头统治。1300 年的一次人民起义,以及更难对付的 1310 年的蒂耶波洛阴谋集团造成了著名的“10人委员会”的创立,这个委员会最初是由17人组成:总督、6名公爵的顾问和10名选任的成员。开始这只是一个遇到紧急情况而召开的安全议会,在蒂耶波洛叛乱时期被临时授予专断权,而这一专断权再没有取消,而是逐渐地承担了政府大部分重要权力,以致于最后排挤了总督和6名议员,独揽一切。

象蒂耶波洛这样的叛乱是由于家族之间的世仇和个人野心的结果,而不是瘦人中间的的结果,而且统治阶级的政策是制止党争的形成和阻止某个家族或某个人获得优势。蒂耶波洛一死,作为国家统治党的旧贵族也随之覆灭。他和他的党派都被新贵族取缔。蒂耶波洛的目的就是要维护威尼斯的旧政体,由于长时期以来的出身和统治的特权,他和他的阶层在这个政体中是很有势力的。但是这个党派却没有制定出一个与平民一致的共同目标,并且忽略了取得平民的信任,所以他们在那些新兴的、强有力的阶层面前彻底垮台了。如果蒂耶波洛成功,威尼斯很可能发展成一个由王公、贵族和平民组成的三个等级为基础的立宪政府,但是威尼斯同整个意大利一样,不可能摆脱专制寡头个人家族的统治。

上面关于威尼斯政府形式的简述,并不是有意地闸述政治科学。为了清楚地理解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如何苦心经营了专制制度,及这一制度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所反映的整个意大利向专制制度过渡的趋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omoy24.com/,热那亚必须了解威尼斯政体的变化。毫无疑问,这一世袭的商人贵族阶层为威尼斯经济繁荣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正如有人说过“这一商业贵族阶层对其臣民是宽容的,在公共事业中是奢侈的,在财政管理上是节俭的,在司法处理上是公正无私、不偏不倚的,它懂得怎样使艺术、农业和商业繁荣;它受到了服从于它的人民的爱戴”。威尼斯政府的稳定对于它的商业政策十分有利。威尼斯希望继续保持她经久不衰的商业霸权,并以坚定不移的信心和旺盛的精力来实现这一目标。尽管热那亚事实上处境很不利,但如果它有一个更为稳定有力的政府,就可能不屈服于威尼斯并与之相抗衡。

威尼斯人被指责为文艺复兴时期最唯利是图、最贪婪的实利主义者。但是这一断言即便不是捏造,也有些言过其实。尽管她对文学毫不关心,又不能以伟大的彼特拉克或薄伽丘的名字而自豪,但在艺术上她是能够与佛罗伦萨相媲美的。

除了与热那亚为争夺东方海域霸权的古代贸易仇争以外,直到14世纪,威尼斯还十分谨慎地避免自己卷入意大利半岛政治纠纷之中。1284~1381年间威尼斯与热那亚为争夺霸权进行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战争。1284年热那亚在梅洛里亚战败了威尼斯,1298 年在库尔佐拉又一次获胜,直到 14 世纪末,双方的战争时起时伏。1379 年热那亚人在波拉不远的地方击败了威尼斯舰队,并且占领了威尼斯共和国主要岛屿之一基奥贾岛。但是在第二年(1380年)威尼斯就彻底打败了热那亚,挽救了自己,严重地削弱了热那亚的实力,以致使热那亚在1396年被迫屈服于法国的征服。由于威尼斯诸岛位于意大利的东北部,又拥有独一无二的海上霸权,有着广泛而雄厚的商业,因而直到1396年法国获得热那亚时,它除了特雷维索那一长条地带以外,在内陆上没有任何实际利益。热那亚从前是威尼斯最大的竞争对手,而现在威尼斯所担忧的是法国—热那亚的政策联合的可能及北意大利的利益。因而,威尼斯以欣慰的心情注视着阿让库尔 之后法国的虚弱,法国第二次占领热那亚(1458~1461年)时,她的对抗情绪又复苏了。接着威尼斯就以一个突然的、意外的成员出现在路易十一和大胆查理的斗争之中不久威尼斯成为意大利内陆北部最强大的势力,其地位使米兰和佛罗伦萨两个内陆城市都黯然失色。威尼斯与西欧的商业往来几乎全靠著名的佛兰德大舰队来维持。佛兰德大舰队是由威尼斯派遣的最大国家贸易船队。这些船只由国家筹建,每年都由投标最高者带队远航。

1494 年与西班牙签定了贸易协定,1508 年与法国、1510 年与埃及都签定了贸易协定,与埃及的协定终于为拉古萨打开了通往印度的航路。在英语“大舰队(argosy)”这个词中,至今还保留着外来语拉古萨(Ragosa)谐音的痕迹,虽然argosy只是对Ragusa一词的讹用。由于亚得里亚海上海盗横行,冬季、雨季又无法通行,为了找到另一条

商路以补充海路的这一缺陷,威尼斯人就试图为商人们穿过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到达君士坦丁堡经商开辟一条安全的陆地通路。塞尔维亚位于迪纳拉阿尔卑斯山脉,喀尔巴阡山脉、罗多皮山脉会聚处,在这山重水叠之中,塞尔维亚人事实上早已获得了独立。13世纪,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国就没有控制过塞尔维亚,恢复后的拜占庭帝国巴利奥略王朝也没有在塞尔维亚建立帝国的统治。塞尔维亚人民是勇敢的山区人民,主要从事牲畜饲养和家庭工艺。他们善长于皮革、金属制造。因为塞尔维亚矿源丰富。但是采矿者们却是来自特兰西瓦尼亚的德国人。塞尔维亚人过着带有原始生活特点的、自给自足的简朴生活,所以他们的进出口物资极少。然而决不能为此而忽视了这个国家商业的重要意义。因为塞尔维亚的主要部分被流向尼什平原的多瑙河支流摩拉瓦河流域断开,而尼什平原是巴尔干内地两条大的天然通路汇合处;这两条道路,一条是从尼什平原出发沿着马里查河流域穿过皮罗特和索菲亚直接到达君士坦丁堡。这是一条十字军东侵时的旧路。另一条路在尼什平原几乎与上述那条路直角相交,沿着瓦尔达尔河经由萨洛尼卡进入爱琴海。于是这条X形的路线就使得尼什平原成为东南欧国家通向东方的大门。而这一贸易通路就掌握在威尼斯和拉古萨人的手中。

威尼斯与巴尔干半岛的最早条约签定于1352年。这是在尼科堡与保加利亚国王亚历山大签定的条约。条约规定威尼斯商人可以自由、安全地通行于这个国家,只需交付商品总价值(估价)的 3%作为通行税,这些商人还有权开设工厂、建立教堂,并在尼科堡享有土地所有权。12年以后,威尼斯又与塞尔维亚国王斯蒂芬签定了条约,这一条约允许他们通过塞尔维亚去君士坦丁堡。但是由于土耳其人在欧洲的长驱直入,特别是1396年尼科堡的灾祸后,欧洲经由巴尔干半岛与东方的商业往来停止了。1395年,帖木儿占领了塔纳,使威尼斯在上述损失之外又进而失去了黑海的贸易——或者说,是热那亚留给她的那一部分黑海贸易。

尽管如此,威尼斯在意大利的大肆扩张还是部分地补偿了这些损失。她统治了从阿尔卑斯山到特拉尼的整个亚得里亚东岸及所有的岛屿,当然还仍然占领着莫里亚和克里特。

威尼斯最负有盛名的工业是玻璃制造工艺。威尼斯玻璃工人的足迹可追溯到德国、法国和佛兰德。意大利的玻璃制造工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辉煌成就。莫梅蒂引用了一个1090年的文献,文献中提到一个威尼斯的玻璃工人彼得鲁·弗拉比亚诺。习惯上把意大利玻璃业在拉尔塔勒的起始日期定在 11世纪,尽管在13世纪之前还没有提到有关玻璃制造业的实例。有相当多的证据证实了在13世纪一个玻璃制造行会的存在,于是莫梅蒂认为这个行会甚至早于13世纪。文献也提到,这一时期的玻璃业的经营规则以及在穆拉诺、特雷维索、弗拉拉、帕多瓦和波洛尼亚所建立的许多熔炉。毫无疑义,威尼斯玻璃制品的技艺同其他技术工业一样是因君士坦丁堡的被征服而受到极大推动。尽管在1278年很多玻璃工人在圣多纳托的保护下定居在穆拉诺,然而威尼斯大议会1291年11月8日的法令表明,威尼斯城里此时已有相当数量的玻璃工人。为了使威尼斯城摆脱所有有损人民健康的工业污染,“下令将卡斯特洛的玻璃熔炉移至穆拉诺,尽管在第二年允许在威尼斯生产某种玻璃,但只能在居民住房五步以外的小熔炉中生产。”

14世纪,威尼斯的玻璃工人行会已经相当普遍。许多行会已有细致分工——玻璃珠制造工人、制镜工人等等。显然,政府鼓励和支持各部门的细致分工,以避免工人各自到外国去开办玻璃工厂。然而,在特雷维索、贝卢诺和沿着整个皮亚韦河上游建立的工厂都是坐落在通向德国的商路上,有助于意大利玻璃工人投身于阿尔卑斯山脉以北的国家工业中。然而,意大利对于德国的影响在16世纪中叶以前是很小的。

14~15世纪,威尼斯的玻璃制品有三种:(1)玻璃珠;(2)经常使用的空心器皿;(3)镜子、透镜等等。他们还试图仿造出东方光彩夺目的搪瓷漆,但是“要想成功地掌握这些颜色并不是一件容易学会的事情,此时还没有一本书传授各种颜色的调配技术,在瓷漆被成功地运用于玻璃表面之前,也没有提到应该掌握的各种方法和技艺。” 然而到16世纪,威尼斯终于生产出三种彩饰玻璃:(1)由有色玻璃镶饰的相当厚的纯白玻璃;(2)类似于威尼斯釉铜器的玻璃,是用一种不透明的稠釉不断地涂到一种透明的有色玻璃上而制成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在威尼斯市博物馆珍藏的穆齐阿尔杯。这一珍品是委派安杰洛·贝罗黎利来完成的,他是15世纪一最杰出的玻璃工匠,人们都认为他是引进或至少最后完成玻璃着色的创始人。(3)第三种彩色玻璃是在薄薄的无色玻璃上刷着一层不透明的铜色,现在英国博物馆陈列的一对这种彩色玻璃制的高脚杯,就是我们后来所熟悉的成套的这类酒杯的一个典型。

玻璃珠无论在制造和输出上都在威尼斯玻璃工业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直到14世纪,玻璃珠仍是那些一年一度驶往黑海、泰晤士和佛兰德的船队所装载的主要货物之一。早在13世纪玻璃珠的加工制作就有了相当高的发展,并引起了生产天主教念珠的玻璃念珠厂的嫉妒。它迫使政府阻止玻璃工人生产仿制品,可是在1510年由于德国的竞争又撤销了禁令。根据莫梅蒂的看法,玻璃珠的制造是从13世纪眼镜制造业中产生的。眼镜开始是用水晶和黄色的石英制作,后来就开始使用玻璃仿照。

一楼二楼都太啰嗦了,其实道理很简单威尼斯,热那亚都是商业城市,而拜占庭自从马其顿王朝结束之后就成为地中海东岸的商业大国,占据了东西方商路咽喉,在新航路未开辟的情况下,威尼斯,热那亚显然处于不利地位,所以他们希望拜占庭灭亡。

多说一句题外线世纪的十字军东征(第几次我忘了)其间曾被威尼斯唆使灭亡了拜占庭。(你如果记得的线年以外的另一次亡国)

出手援助了,威尼斯元老院派兵,期初威尼斯想让拜占庭自生自灭,直到威尼斯因奥斯曼在黑海贸易受损,元老院决定出兵,热那亚是由教皇国出资也向拜占庭派兵,拜占庭守军4000人加威尼斯热那亚以及其他志愿者不到8000人,奥斯曼围城约25000人。守军顽强抵抗,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一波奥斯曼人进攻撤退后奥斯曼的战旗仍然插在拜占庭的城墙上,没有被及时拔掉,导致其他守军任务该部分城墙已经被攻陷,导致守军丧失的抵抗的意志,所以威尼斯的历史学家任务不是因为那次偶然的事件,历史可能被改写,你可以看看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这本书有详细的记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